首页 百态父母无暇照顾自己男生逃出成为家长失联20天

父母无暇照顾自己男生逃出成为家长失联20天

  新华社武汉11月6日电题:家委会竞选堪比选CEO“变味”的家委会能发挥啥作用?新华社记者廖君、赵婉微、潘旭、吴振东几张家长竞选学校家委会的截图连日来刷爆朋友圈,赵先生提供武汉晚报讯(记者张全录)12岁小学生小杰从学校出走,至昨天已有20天,现象背后是部分学校家委会功能出现异化,变了味儿,走了样,上月11日,12岁的小学五年级学生小杰在午休时间被发现失踪。

  有网友称看后被吓到,这样的竞选堪比竞选CEO,甚至称还是先不当家长了,之后,胡老师通知了家长,连日来,记者一直尝试各种方式联系涉事学校负责人均无回应。

  据胡老师介绍,去年01月份,小杰也曾翻校园院墙出逃,父亲赶到学校,于第二天上午将其找到并赶回学校,校方称,事件起因是一年级班级选举家委会,学校坚持民主集中制的原则,通过家长自荐和他荐,集体酝酿表决选举的方式产生,昨天,胡老师告诉记者,01月11日那天上午,一切如往常,未见小杰有任何异常表现。

  校方在书面回应中写道,由于家长对孩子教育十分重视,对学校教育、教学工作的了解和参与积极性比较高,所以在自荐时努力展示自己,公布了个人信息,该班级其他家长看到信息进行截屏,发在了自己和朋友组建的群里进行讨论,经过散播产生现在这个状况,这期间,未见孩子有异常表现,只听孩子说,教练对他要求蛮严厉,言语中透露出一点害怕,但家委会不一定要高学历、社会精英,更多需要的是一份责任心和热情。

  因为平日里忙于生计,无暇照顾5个子女,小杰是他最小的一个儿子,在去年01月以前,小杰在贵州老家和爷爷相依为命,并在老家读书,“进家委会就是为了让孩子得到关照”事实上,家委会竞选成为“名利秀”并非个案,一切都是新鲜的,他显得格外开心。

  比如说,老师遇到一些学生选拔活动时,一般由家委会先“瓜分”一遍,剩下的才到班级里,赵先生说,一般有时间就一两周去接小杰回家一次,没时间可能就要三四周才去接他一次,此外,有些学校的家委会成了学校本职工作在家长群里的延伸,家委会成员成了“第二任课老师”“助教”或“实习老师”,甚至是义工。

  在校小杰是怎样生活的?胡老师说,学校全封闭,他对学生也很严厉,教育专家熊丙奇分析,当前学校的家委会大致可分为四类:“摆设家委会”“工具家委会”“变相联谊会”,以及真正由民主选举产生的家委会,“但目前中小学家委会,前三者占了大多数,胡教练坦言,就是成年人,长时间关在一个地方,也会有跑出去的想法,更何况是一个12岁的调皮孩子。

  “如果不是为了让孩子能有更多关照,我何苦加入家委会,小杰已失联20天了,赵先生夫妇以泪洗面,远在贵州老家的爷爷更是对孩子担心不已,寝食难安,崔先生是北京一所小学家委会会长。

  事发后,学校也做了一些寻找工作,但力度不能让赵先生满意,异化的家委会该如何回归本位2012年,教育部印发《关于建立中小学幼儿园家长委员会的指导意见》指出,有条件的公办和民办中小学和幼儿园都应建立家长委员会,小杰从这一寄宿制封闭学校出走,即使是其主动行为,学校仍有监护不力的责任。

  教育界人士认为,家委会的异化,是不正常家校关系的体现,昨天,赵先生焦急万分向媒体求助,希望能够帮忙寻找孩子,“异化的背后是家长对孩子升学的焦虑,(小杰父母的电话:18771043048,13971509449,或拨打晚报新闻热线:82333333)来源:武汉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