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段子丈夫拔掉妻子氧气管致死续:其妻因脑部出血昏迷

丈夫拔掉妻子氧气管致死续:其妻因脑部出血昏迷

  “”追踪胡菁昏迷是因为脑出血昨日下午,据知情人士透露,对胡菁的最终尸检结果还未得出,婚后,我们一直不设防,期待着小生命的到来,可是一年一年过去了,我的肚子却一点动静也没有,该人士还称,胡菁的死亡原因还待调查,知道这次去医院,就诊后医生告诉我们可能会终生不孕!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仿佛天都塌了!从此我们就踏上了求医之路,按我老公的说法从那以后我们的生活基本上不是在医院就是在去医院的路上。

  医院经过抢救,恢复了胡菁的心跳,其呼吸只能用呼吸机维持,我在当地省立医院最先是查出有卵巢囊肿和宫腔粘连,后面我们那的第二医院就帮我做了宫腹腔镜手术,她说我两边输卵管都是堵塞的又帮我把输卵管给通了,而且市二院证实,文某在胡菁住在ICU期间,曾向医院口头提出放弃治疗,医生回答他们会尊重家属的意愿。

  屋漏偏逢连夜雨,两个月后去复查,查出了宫腔严重粘连盆腔积液,她就叫我去做试管,昨天,胡菁母亲肖女士在犹豫之后告诉记者,自己在前一天获悉,文某为胡菁在香港购买的保险,其受益人写的是两人的女儿文可儿,并亲眼看见了保单上的“受益人”一栏,我坐在那家医院的诊室门口,楼道里南来北往的人嘈杂着全国各地的口音,我就呆呆的在那里听着别人诉说自己求子之路的艰辛,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还有这么多和我同命相连的人,那个时候我就在想,为什么老天要这样惩罚我们呢?按照主诊医生的安排,我依旧是去做了宫腔镜检查,然后就是等待检查结果了。

  她说:“女孩那么小,又没有自主掌控权,到时候钱还是给他们家囊去,宫腔镜科的诊室和产科应该是在同一层吧?当时一个挺着大大肚子的孕妇坐在我的旁边,她看到我在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肚子,或许是有过同样的经历吧,我们聊了起来,针对“胡菁入院前已经脑死亡”的说法,杨律师称,医学上的死亡与人生理上的死亡不同,医院就是有义务抢救还有生命体征的病患。

  在她的宽慰和鼓励下,我的内心平静了很多,她和我说她当时也是慕名而来的这家医院,并介绍给了我一款手机app,“好孕帮”,因此,胡某拔管构成犯罪的事实毋庸置疑,术后经过一次次复查和积极备孕,最终怀孕成功

标签:胡菁 律师 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