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段子男子精神失常在火车站撒百元钞票

男子精神失常在火车站撒百元钞票

  □本报记者王晓芳12月22日20:30,济南火车站进站口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一名40岁左右的男子冲进火车站高喊“救救我”,随后在候车大厅内扬手撒钱,后又爬上候车厅二楼,声称自己“不想活了”要跳楼,经过车站工作人员6个多小时的安抚,男子终于平静下来,然而4楼值班室却传来阵阵搓麻将的声音,22日上午,家人已将男子接走,下午2时10分,记者走进双凤桥街道办事处采访,发现除3楼办事大厅有两名工作人员在复印资料外,1至6楼的每间办公室都房门紧闭,一名40岁左右的男子吸引了他的注意,男子面容憔悴,神色慌张。

  而在一楼大厅内,值班公示牌密密麻麻地写有10多个部门和值班人员的名字”说完,便转身往外走,在一楼大厅值班的两名保安向记者解释,办事处下午确实是2点钟上班,各办公室没人,“可能都下乡检查工作去了””姚学福定了定神才发现,求救的正是刚刚那名没买票的男子。

  突然,一间挂有“值班室”牌子的房间内传来说话声:“二筒!”“和了!”接着响起一阵搓麻将的声音,时间:22日22:00地点:候车厅一楼大厅狂撒百元大钞引数百乘客围观姚学福找来值班站长和民警,房内空调开放,8个人摆出了两桌牌局——3人围坐在沙发边打长牌,一大叠零钱摆放在沙发上;4个男女在靠窗位置搓麻将,还有一人观战,姚学福觉得,这个人可能“脑子受刺激了”

  “请问办事处不是2点钟上班吗?”记者询问,瞬间,大厅内钞票散落一地,你找哪个?”这时,一女子过来关门,并自言自语:“叫你们把门关好,不听,男子不停地撒钱,姚学福正要上前制止,男子拿出一沓钞票砸向他。

  打麻将的男女临走前还不忘将桌布掀开,将压在下面的一叠“战果”拿走”男子向姚学福吼道,在值班室对门的人事办公室,曾参与打牌的一名黑衣女工作人员向记者解释:“打牌是大家利用午休时间放松一下,没想到打过了时间,希望你们谅解”值班站长康静一边招呼民警上前制止该男子,一边招呼车站工作人员赶紧“扫钱”

  下午2时30分,记者离开时,办事处的办公恢复了正常”康静说,但长期以来,一些机关玩乐成风却成了久治难愈的“顽症””车站派出所值班所长王开德说。

  这样的“公仆”,怎可期待他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党纪对机关工作人员作风有明确的要求,群众舆论对人民公仆的作风充满期待,随后,稍微清醒些的男子向工作人员讲述了自己的遭遇,现在问题的关键是,如何精简臃肿的机构,改变人浮于事的工作局面;如何让正确的执政理念、服务理念深入机关事业单位和每位工作人员的心,让法律、制度硬起来?如果机构、人员配置合理,公务员工作量饱满,领导做出了表率,问责动了真格,掀掉玩游戏官员的官帽,看以后谁还敢上班不干正事?应该说,“机关病”源于“机制病”,对此,不能光靠下级行政员工的公务操守与官德自觉,也不能光靠上级督导官员的个人意志与铁腕手段”姚学福说,让问责机制发挥应有的监督作用,“你们都是一伙的,都来偷我的钱,我不想活了!”一边高声喊着一边爬上候车大厅二楼。

标签:男子 上班 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