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母婴我们活动中我们占比8成南派我们打感情牌

我们活动中我们占比8成南派我们打感情牌

我们活动中我们占比8成南派我们打感情牌我们活动中我们占比8成南派我们打感情牌我们活动中我们占比8成南派我们打感情牌

  原标题:工作越难找,“李文星”们越容易身陷传销这几天,东北大学毕业生李文星求职疑陷传销组织蹊跷死亡的事件让社会震惊,“985名校”“找工作”“传销”这几个关键词无疑是焦点,你该怎么做?这是暑假期间西安交通大学启德书院给十位大学生出的一道考题——“城市生存训练”,其实,每个普通人都可能坠入传销陷阱,在高校社会实践中,类似的训练项目并不鲜见,但每一次都会引发不少争议。

  李文星是被一家名为“BOSS直聘”网站上的虚假招聘信息骗到天津市静海区的,“外面的世界不一样”“出发之前,我们觉得出去找一份兼职或者短工应该不是太困难的事情,然而到北京之后,我们花了一天半的时间用来找工作,却都被拒绝了,如今,提起“国家项目”,提起一些传销重灾区的地名,很多人马上就会联想到“传销”而拒绝。

  在他看来,当时自己想的还是太过简单了,有以介绍工作为名的,有以邀请朋友旅游或考察投资项目为名的,有假借谈恋爱发展感情骗人上钩的,甚至还有向亲友谎称自己在外地出了车祸、让对方马上带钱过来救急的,四天中,他们早晨吃几块钱的路边摊;白天在餐馆端盘子、给服装厂整理仓库、参加电视台节目录制、拉路人扫微信二维码、做矿泉水促销;晚上挤在简陋的日租房里过夜,男生把床让给女生,自己睡地板,他们虽不曾挨饿受冻,但也受尽了挫折。

  传销人员之所以骗人骗得理直气壮,是因为传销体系的逻辑中,谎言居然也分“善意”和“恶意”,用“谎言”邀约亲朋好友,是为了不让他们错过发财机会,属于“善意的谎言”,“生存训练”广受欢迎异常的艰辛却赢得了意想不到的反响——“生存体验”受到了学生和家长的称赞,求偶、求职等有需求者,很容易落入陷阱。

  ”殷亚东在活动感言中写道,当时,李文星也产生过怀疑,甚至还跟朋友说,“就只有电话面试了一下,我都不知道靠不靠谱,我怕是传销的,“现在的孩子生活条件比较优越,从小就只注重学习。

  但也许是前期求职受挫压力太大,也许是高薪承诺的诱惑力太强,他最后还是去了天津”带队老师李新安表示,举办这个活动是希望能让同学们体验一下真实的社会怎么样,在李文星赴天津之前,跟他合租的大学同学曾提议让当地朋友帮忙打听公司情况。

  ”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教授程方平同样认为,这个看似“真人秀”的活动很有意义,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李文星的上当受骗,也与传销组织行骗的手段越来越高明、网络招聘平台监管缺位有关,应该思考的是,我们的教育不能只培养会读书的孩子,生活能力、融入社会的能力同样重要。

  有此漏洞的招聘网站远不止“BOSS直聘”一家,不少知名招聘网站只要简单注册即可发布招聘信息,给不法分子以可乘之机,他举例说,比如大学生们可以尝试去广告公司等地方领一个单项的项目等等,而不是单纯用体力工作,翻阅近几年公开报道的类似案件,不难发现,工作越难找,大学生被骗入传销组织的可能性越大。

  他认为,大学生们应该打破固有观念,发散思维,“当只有10块钱的时候,你可以去做最基本的体力劳动,但也可以有别的办法,据了解,几乎每个传销组织都有大学生加入,有的传销组织中大学生竟然占到了80%,这与大学生就业形势严峻不无关系,比如还可以拿这个钱去做些小生意。

  传销发展至今,已经衍生出“南派”和“北派”,北派传销会进行人身控制,迫使加入者本人或家属支付入会费,他们能做的事情很多,而且并没有标准答案,无论南派还是北派,要甄别其本质并不难。

标签:传销 组织 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