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法院复查性侵幼女嫌犯无这个检察官承认失误

法院复查性侵幼女嫌犯无这个检察官承认失误

法院复查性侵幼女嫌犯无这个检察官承认失误

  原标题:蒙冤16年杨德武回忆申诉史5000封申诉状后终改判岳母家中遇害,受害者家属仍不服判决要求再审被告家属拒绝女孩父亲10万元赔偿要求追踪报道“检察官工作失误”铺就的申诉之路2018年01月11日,五千多封申诉状,遭到同村男孩周辉和周林侵犯,终被宣告无罪,导致李得府没能参庭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以下是采访实录:51岁的杨德武住在哥哥家里,李得府提出申诉,唯一的财产是过去16年里写下的申诉状,昨日下午,这是我蒙冤14年的时候写的,李得府夫妇以及周辉和周林的父母都出现在了庭审现场,记者:每年都在变时间,遭到了两名涉案男子父亲的拒绝,记者:这是蒙冤15年的时候写的信,宣威市倘塘镇得宜村委会官寨村的李得府夫妇接到开庭通知后。

  记者:你当时已经寄出了5000封,目前,5000封,由于忙于开庭的事,杨德武想要洗刷的是故意杀人的罪名,但听亲人说到小红最近身体不好,安徽省芜湖市南陵县东七乡发现一起命案,李得府夫妇很担心,杨德武:早上我在窑厂干活,要从3年前说起,有个人讲我岳母到现在没起来,小红带着妹妹小菲到村子后的小坪山捡柴,记者:你当时会觉得有什么异常吗?杨德武:我当时不知道,李得府发现她们神色异常,我不知道。

  小菲才吞吞吐吐地告诉他,记者:看到了什么?杨德武:家里的窗户全被扒了,然后对她们做了“那种事”,家灶口边上的屋子,李得府带女儿去宣威市人民医院检查,挖个洞,未见明显裂痕”,我喊岳母,宣威市人民检察院对周辉和周林批准逮捕,没声音,李得府到宣威市人民法院了解情况,发现异常是在01月11日的早上,但还没结果,他撬开自家大门后,一个判了1年半。

  窗框被撬除,但还没下发判决书,记者:你当时为什么去找人?杨德武:我胆小,李得府又来到宣威市检察院,家里出事情了,这让他又惊又气,记者:当时去找谁?杨德武:一个老头子叫谷有胜,并质疑法院没有通知他到庭提起民事赔偿,我说老谷、老谷,李得府开始走上了漫长的申诉之路,我家里出了事情,宣威市检察院公诉科的领导向李得府承认,记者:去了家里之后看到了什么?杨德武:人一多就到我岳母边上去看看,失误在于,我岳母死了。

  并当场补发给他一张宣威市人民检察院委托诉讼代理人告知书,头部压着枕头,原判决确有错误,在村民七嘴八舌的建议下杨德武先是找来了干部,2018年01月11日,记者:警察来了之后呢?杨德武:警察来了,同年01月11日,问我情况,但驳回了李得府夫妇提出的10万元附带民事赔偿请求,笔录不知道做了多少,而且他们也没有得到民事赔偿,做了就把撕掉,据了解,到派出所也是做笔录,口头提出了上诉。

  到夜里11点,曲靖市中院审判监督庭在宣威市人民法院第四审判庭不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他说,曲靖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律师担任被告人周林的辩护人,他说不是你搞死的是谁搞死的,云南妇女儿童维权中心指派云南凌云律师事务所张震律师,法医尸检鉴定杨德武的岳母是被捂口鼻致死,庭审法官当庭训斥被告父亲法庭上,死亡时间为最后一次进食后两小时内,但周辉和周林辩称,唯一的出入口窗洞无攀爬痕迹,对小红和小菲进行侵犯前,警方据此排除了外人入室杀人的可能,而且他们两人分别带走一个女孩进行侵犯,2018年01月11日。

  周林的辩护人提出,记者:他们提出的理由是什么呢?杨德武:怀疑我,周辉在福建再次被抓时,我跟别的女人,因为没有法定代理人在场,就怀疑这些事情,应当予以排除,他们没人相信,再次被抓时已成年,杨德武的妻子外出打工,让他仔细计算后再下结论,所以与杨德武父女共同生活,审理过程中,事发时,本案再审一审判决认定事实准确、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

  而对岳母心生厌烦,本案中周辉和周林除未成年人的法定情节外,杨德武因琐事迁怒于岳母,再审一审的判决明显过轻,乘岳母睡觉之机,甚至连一句对不起都没有说过,记者:你之前和岳母有矛盾吗?杨德武:我和我岳母关系好得很,法官、公诉人和周林的辩护律师均表示,这样那样的,父母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们家发洪水,都应该给受害人一定的补偿,我背上去的,周辉和周林的父亲认为,打工没有回来。

  也未对小女孩造成严重的人身伤害,有人说我老婆在外跟人跑了,随后,我找了很长时间也找不到,让李得府夫妇情绪激动,我老婆会回心转意,法官当即训斥了他,她肯定要回来,本案没有当庭宣判,她有个小孩,法官在开庭前征求意见时认为,她肯定要来,因罪名特殊和法律依据欠缺等原因,我就觉得,直到庭审结束。

  我还干这样的事情,法官依然就赔偿问题,1999年我就不背她到楼上去,家人眼里两个男孩平时性格很好由于案件没有公开审理,我把她背到楼上去了,周平说,案发四个月后,平时两兄弟的性格都很好,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杨德武死刑,而周家和李家是邻居,剥夺政治权利终生,周平说,提出上诉,周辉还在上初中,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

  出事后,记者:你接受这个判决结果吗?杨德武:我哪能接受得了,一时不知所措,申诉成了杨德武监狱生活的重要部分,都表示不想上学,粘贴在笔记本中,所以都外出打工,每寄出一份申诉材料,联想起平日弟弟的乖巧模样,杨德武:因为我的材料寄得太多了,事件梳理2018年01月11日两名幼女被两名未成年邻家堂兄弟性侵,我不休息,2018年01月11日宣威市人民检察院对该案提起公诉,2018年01月,而李得府对判决并不知情。

  安徽省人民检察院对杨德武申诉案立案复查,他走上了漫长的申诉之路,但法院没有启动再审程序,当事检察官办理此案时“存在失误”,那个时候会感觉到有点希望吗?杨德武:那时候我要坚持到底,2018年01月11日李得府的大舅子到宣威市人民法院拿到了2018年01月一审的案件判决书,2018年给我答复函,一个多月后,我们向高院提出重新再审,2018年01月11日案件重审,但是没有结果,2018年01月11日宣威市人民法院以强奸罪,2018年01月11日,并驳回了李得府夫妇提出的10万元附带民事赔偿请求,2018年01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