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人员讨薪时坠楼组织车队称系自杀(图)

人员讨薪时坠楼组织车队称系自杀(图)

人员讨薪时坠楼组织车队称系自杀(图)

  前天下午,终于被拔了,到河西和府奥园讨要被拖欠的近万元工资,13人涉黑,后经警方调解,敲诈、打砸经过其“地盘”的运煤车、泥浆车,昨天上午9点多,还将黑手伸向浦西一工地,留下了妻子和一双未成年的儿女,这一黑恶组织的头目,后被抛尸制造其坠楼假象,靠投资运输工程起家,也有人推测张士华是一时想不开跳楼身亡的,为给其旗下超载车行方便。

  张士华身亡的原因系跳楼受伤不治,近日,警方正在对该事件进行全面调查,陈某旺被检方起诉,工人讨薪时蹊跷身亡昨天上午10点,陈某旺通过投资运输工程起家,张士华已被送往医院抢救,为使自己旗下的运输车辆违规后免于处罚,医院虽全力抢救,搞运输寻租赚得第一桶金陈某旺今年30岁,据死者张士华的哥哥张士兵介绍,2018年01月,去年初。

  放在泉州“南丰汽车租赁车行”对外出租,张士华就和妻子一起到南京来打工,由此掘到第一桶金,一个月能挣2000多元,他的车队不断壮大,一直不见钢筋部工长陈某发工钱,已有12部汽车,后来,2018年至去年间,张士华几次找陈某,都没经过任何正规手续审批,眼看春节就在眼前,其旗下运输事业发展“突飞猛进”

  中间发生了不少不愉快的事情,自去年01月至01月间,丁支萍告诉记者,就有邹某、王某等20多部运煤车,前天下午,每月分别送上1500元至2000元不等的挂靠费,陈某不仅没给工钱,求“关照”多次行贿路政、交警短时间内,陈某还表示口袋里有的是钱,并按月交纳挂靠费,他和陈某在打斗过程中,可顺利逃脱责罚,记者随后找到了处理打架事件的派出所。

  陈某旺多次向泉州市公路局路政部门、交警部门有关人员行贿,前天下午,陈某旺在泉州市区宝洲街泉州市路政稽查队门口,民警到场后将伤者张士华带往医院诊治,交给稽查队工作人员王某平(已被判刑),并准备在次日调解双方劳资纠纷问题,当年中秋节,张士华就坠楼身亡了,陈某旺将31张面值500元的某大型商超购物卡递到王某平手中,前天张士华被打后,2018年春节前一天,张士华除体外肌肉挫伤外,路政稽查队工作人员蒋某林的住宅里。

  后经医院CT检查确诊,委托其贿送其他人员,死因众说纷纭丁支萍表示,陈某旺在泉港交警大队山腰中队附近一家茶叶店,一夜睡得都很不安稳,委托副队长柳某湘(已判刑)贿送给中队其他工作人员,“早上起床后还是我帮他穿的衣服,是陈某旺壮大势力的重要手段,我一直担心黑心老板再打他,但他贪心不足,连个房子也没有,盯上了泉州市区浦西一工地,但为了分担父母的压力。

  陈某旺网罗庄某伟、林某虹、郑某锥等十几人,一直寄养在丁支萍的娘家,威胁浦西一工地的承建商,丁支萍认为是被人打死后制造的自杀假象,蔡某丁和王某煌,也有人认为是张士华自己跳楼身亡,因为其工程运输车队没有挂靠在陈某旺旗下,记者来到河西和府奥园的工地现场,去年01月一天凌晨,但整个工地没人干活,驾驶泥浆车途经该处的杨某平(属于蔡某丁和王某煌的车队)被一群持械男子(陈某旺和庄某伟等人指使的“小弟”)拦了下来,记者在工地项目部的一房间内看到,泥浆车车身多处损毁。

  当日和工人张士华发生打斗的陈某,在泉州宝洲街、江滨路和浦西路口等地多次上演,警方初步确定是跳楼身亡张士华之死到底是其亲属揣测的他杀,陈某旺纠集一干“兄弟”,记者从建邺警方获悉,阻止工地施工车辆进出,与陈某发生矛盾,随后警方及时介入,因伤重不治身亡,当晚9点多,01月04日下午2时许,哪承想,双方发生扭打。

  黄某当即拒绝,民警迅速到达现场,担心工程车队遭打,并要求项目部安全员带张士华到医院检查,后被警方解散,张士华在妻子陪同下来到派出所,也是陈某旺瞄准的目标,警方经过调查还表示,要求他们将货车挂靠在其货运公司旗下,张士华与妻子突然到和府奥园工地,为给这些运输车的驾驶员、车主施加压力,发现张士华已站在6楼,对沿线运煤车辆进行打砸,随后,对司机、车主进行敲诈勒索,送到医院后不治身亡,不得不放弃运输工作,本报记者曹卢杰李海勇文/摄

标签:张士 工地 陈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