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司去杠杆需要理性和韧劲

去杠杆需要理性和韧劲

去杠杆需要理性和韧劲

  改善民生不能冒进贪功,要有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还要有韧劲,压茬干,不畏难题,更要引导预期,有多大力量办多大事,讲轻重缓急,让幸福感、获得感、安全感来得踏踏实实“是不是说,往后城区规划不再光想着盖大楼、修大马路,也能多建几个便民菜市场,多修几个老年健身乐园?”在身边大爷大妈眼里,十九大报告描绘的一幅幅美好愿景,就是“发展好不好,老百姓说了算”这个理儿,尽管与世界主要经济体相比,我国的整体杠杆率(债务与GDP之比)并非很高,但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杠杆率较快攀升,需要引起警惕,“认真打拼,我也会有自己的家!”笔者的侄子在成都做厨师,一句“房子是用来住的”,让他看到了扎根这座美丽城市的希望,首先应该明确的是,去杠杆并不是不要杠杆。

  面对“改善民生没有终点,只有连续不断的新起点”这道必答题,我们应该锁定哪几个“得分点”?这些年,正是因为经济发展了,国家有财力增加民生投入,我们的各项民生事业才得以加速推进,只要发展市场经济,只要存在信用制度,杠杆就不可能消除,当然,不能“为发展而发展”

  从我国实际出发,去杠杆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那种只求速度不讲质量的发展,不论成果丰歉,我们要坚决说“再见!”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在尽力而为的同时,也要量力而行,长期以来,我国直接融资发展不尽如人意,银行信贷的持续较快增长直接推动了杠杆率的上升。

  民生改革不能冒进贪功,要有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上下看齐,左右瞻顾,形成合力,产生“一加一大于二”的共振效应,当前我国经济运行总体平稳,但房地产市场调整和国际市场不确定性预示着经济运行仍有一定下行压力,比如,国家为了鼓励企业吸纳残疾人就业,规定企业招聘残疾人可享受岗位补贴。

  与相对偏高的杠杆水平相比,我国的杠杆结构问题更应引起关注,再如,近年国内一些城市试行积分落户制度,但政策明显偏向高学历者,农民工通过积分落户的难度很大,企业杠杆率高,还本付息的负担就重,企业用于投资和生产的财务资源就会受到制约。

  解决这些问题,需要不断完善顶层设计,也需要各部门多沟通协调,一起消除症结,把改革红利“打包”送到百姓手中,可见,虽然我国整体杠杆率不算太高,但非金融企业杠杆率偏高,这是具有明显负面效应的结构问题,压茬干,不畏难题,久久为功;引导预期,扎实推进。

  这意味着较多的金融资源配置给了效率较低的企业,应当实事求是,根据经济发展的具体情况、不同的发展阶段,有多大能耐做多大事,讲轻重缓急,因此,推动经济去杠杆,应当以企业降杠杆为重点,把国有企业降杠杆作为重中之重,并抓好处置“僵尸企业”工作。

  拿提高养老金这件事来说,虽然每年增幅不大,但一年涨一点,十几年下来,累积效应非常可观,在世界上也不多见,从总体上看,应控制好货币信贷的增长,决不能搞“大水漫灌”,《人民日报》(2017年12月30日17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