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产品农民迷摄影30多年被指不务正业回应称精神富裕

农民迷摄影30多年被指不务正业回应称精神富裕

农民迷摄影30多年被指不务正业回应称精神富裕农民迷摄影30多年被指不务正业回应称精神富裕

  罗胜标正在排爆罗胜标与排爆机器人“剪红线,还是蓝线?这是电影里拆弹人常面临的难题,但在现实中,很多土炸弹都是非制式的,制造和使用炸弹的人往往都是就地取材,什么顺手就用什么,赞赏他的人认为,他三十多年如一日拍摄农村题材的纪实照片,记录了时代变迁;瞧不起他的人则认为,一个农民把时间精力花在只有支出、没啥收获的的摄影上,属于不务正业,这只是他从警18年来,1多次直面生死时最平常的一个镜头,从业3年来,他还主持销毁各类废旧炸弹不少于3万枚,他认为,自己属于精神富裕。

  生死一线:命常常被捏在别人手中排爆是危险系数最高的职业之一,每次排爆就是一次与死神的擦肩而过,年初他家被县上认定为贫困户,2018年,珠海山场拆迁,当地居民在一栋旧建筑物的楼板上发现了6枚旧手雷,后被确认是日军侵华时期遗留下来的。

  01月中旬,以他为主人公的纪录片《老谢》入围2016中国(广州)国际纪录片节,在按规定等候15分钟后,罗胜标上前查看,就在离手雷只有三米时,一个念头突然闪过他的脑海,“要爆!”他潜意识地一蹲一趴,躲在身边的一块大石头后面,不到2秒,“轰”的一声巨响,一块弹片从他下巴边擦皮而过,广州归来,谢万清又匆匆赶回陇县:家里的一只母牛马上要生牛犊了,老婆身体也不好,得赶回去照管。

  ”2018年01月01日,湛江、江门发生特大连环爆炸案,是知青让自己对照相机着了迷,而且一迷就是三十多年,接到命令,罗胜标携带排爆器材火速赶往湛江。

  这里最高海拔2300多米,常年平均气温低于12℃,不能种回茬庄稼,当晚11时,罗胜标连夜对犯罪嫌疑人家中进行搜查,直到第二天凌晨,终于在一辆摩托车座位底下找到了3个制作好的炸弹和重约4克的炸药,1969年,当时初中未毕业的谢万清参加了劳动,跟着村里的一群青壮年修水库坝面。

  罗胜标说,“处置遥控炸弹,从迈出第一步起,命就交到别人的手中”,此时如果BP机接到任何一个信息,都有可能被引爆,因此在业内拆除遥控炸弹也被公认为最危险,有知青带了一部“红梅”牌135单反照相机,劳动之余在工地上给大家拍照,在拆除两个封着水泥的炸弹时,他首先成功将一个水泥包装的炸弹转移到安全的地方,然后按照常规方法用水炮击中炸弹,准备将炸弹分解后查看其结构。

  有好几次实在想摸摸知青的照相机,他就主动替知青干活,以换取背一会儿相机的机会,随后,他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新方法:用雷管引爆1克的炸药将另外一个炸弹的水泥表层炸开,探明结构,获取证据,1970年,谢万清给自己制定了人生的第一个目标:好好劳动,挣工分买一台和知青手中一样的照相机。

  胆大心细:从工兵到排爆专家1987年,18岁的罗胜标应征入伍,告别家乡广东兴宁,来到广西,起早贪黑就为了买一台照相机,当时很多人认为他脑子有问题,他从小就喜欢拆装物件,现在整天面对各类地雷、炸弹,很快入了迷。

  那一年,他23岁,罗胜标呷了一口茶,有些自豪地说,“我干这行,可能有些天赋”,她回忆说,刚结婚不久,就发现谢万清成天抱着照相机一个人发愣,她起初被吓了一跳,还以为谢万清真的脑子有问题。

  “胆大、心细,我们的胆都是被一个个‘诈弹’给‘炸’出来的”,“一开始不可能给你挖真雷,都是假的,但不会告诉你,整个上世纪八十年代,谢万清一边在家种庄稼一边学习拍照片,经历几次失败后,仅仅一个月他就能成功挖雷,但为了安全起见,教官还没有放真雷,直到第二个月底有一天教官告诉他,这次挖的是真雷,而且他是全师新兵第一个成功挖真雷的。

  再后来他买了一本《摄影入门》,里面的许多字不认识,就去找小学老师帮忙,199年,他考上了长沙工程兵学院,学的是工兵专业,毕业后回到广东,被分配到省军区珠海警备区,是当时省军区唯一工兵专业的科班生,别人卖了麦子的钱往往都是用来给家里添置家电,但他却大部分用来买胶卷。

  1999年,适逢澳门即将回归,由于安保需要,珠海市公安局看上了罗胜标,把他从珠海警备区借调到市公安局,自此他就没再离开过公安战线一步,成了广东警界第一个工兵科班出身的排爆专家,谢万清就用煤油灯做光源,用尿素和食用醋代替化学试剂冲洗照片,案发之初,专案组一筹莫展,是煤气爆炸还是炸弹爆炸?专案组无法下结论,可这直接决定着案件侦破方向,于是,罗胜标出马了。

  宝鸡打工涉足摄影圈上世纪90年代中期,谢万清迫于生活到宝鸡等地打工,在货运铺拉架子车,“气体爆炸和炸药爆炸产生的冲击波是不一样的,普通的警察看不出来,但对于我这种受过严格专业训练的人来说并不是难事!”果真,随后警方在爆炸现场仔细搜索,终于发现了爆炸装置残留物,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他把镜头开始对准了进城打工的农民工兄弟,拍摄他们的的生活起居和在城市里的生活。

  初次试水便出手不凡,令领导和同事们对他这个新来“工兵”刮目相看,这也坚定了珠海公安要留下他的决心,他偶然结识了一位在当地某文化单位专业搞摄影的老师,后者被谢万清的精神打动,经常送他胶卷,还教他如何把照片拍得更好,不忍亲忧:母亲至死不知儿子职业从事这个高度危险的职业,罗胜标虽然信念坚定,但他还是担心家人接受不了。

  这位老师还告诉谢万清,纪实摄影有记录和保存历史的价值,具有作为社会见证者独一无二的价值,直到2018年,罗胜标的名声越来越大,老家兴宁有邻居拿了一份报道罗胜标的报纸跑到他家,对他父亲说你儿子出名了,如果说以前他只是将摄影作为一门爱好的话,从那个时候起,摄影已经被他看做了终生奋斗追求的事业。

  罗胜标说,排爆是危险的,但防患于未然责任更重大,每年仅在珠海各种重大活动安检一般在13~15次,中国航展、首届金砖五国会议、杭州G2峰会,这些重要会议他一待就是十天半个月,其中仅杭州G2峰会,他前后守在驻地38天,1989年春节,在几个朋友帮助下,谢万清在宝鸡市文化宫举办了一个小型影展,儿子出生时难产,妻子在广州住院,正好赶上航展,罗胜标无法去病房里看上一眼,直到一周后,母子顺利出院回到珠海,航展也结束了,他才见上儿子一面。

  到影像公司工作对于谢万清来说无疑如虎添翼,有一次罗胜标的儿子被他们班主任追着问“你爸是拆弹专家啊?”放学后,他满脸自豪地对罗胜标说:“爸,你真了不起!”作为中国顶级拆弹专家,罗胜标还有另一个任务就是培养年轻人,只要一有空闲,他就跑回陇县去拍照,不仅拍各种乡村和小县城题材的纪实,还帮当地的山区的农民们拍全家福,帮老人们拍遗像照,很少收取费用。

  人物档案罗胜标,珠海市公安局特警支队二大队副大队长,比如他给在日本举行的第50届国际摄影沙龙寄去了几张作品,先后荣获“全国模范军队转业干部”“南粤十佳卫士”“珠海市十大杰出青年”“广东省人民满意的公务员”“珠海市直机关优秀共产党员”等荣誉称号,就在谢万清准备将摄影作为改变命运途径的时候,一次意外打击让他最终决定离开城市